关于加强我市全域旅游供给侧改革的建议

2018-03-15 16:30

苏州自古就是旅游胜地,拥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誉和古典园林、古城和江南水乡古镇等世界级文化旅游资源。近年来,苏州市委、市政府不断加大旅游业发展的力度,旅游产业发展迅速。2015年,全市接待国内旅游者达1.06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884亿元。入境旅游者人次、国内旅游者人次、旅游总收入三项旅游业主要指标位于全省第一,位居全国大中旅游城市前列。旅游业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地位初步确立。2016年顺利入选国家首批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且成为唯一一个市级示范区。苏州市旅游业十三五规划进一步提出了建设国家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和国际特色旅游目的地的总体目标,通过“大空间”、“大产业”、“大市场”、“大服务”引领全域旅游发展。

全域旅游是指导旅游产业结构转变的战略理念。与传统旅游相比,全域旅游不再是孤军奋战,而是在各部门、各产业融合中共同发展;旅游产品不再是传统的“走点”“串线”的观光游模式,而是满足游客体验度的休闲度假模式;旅游产业不再局限于传统产业的“吃住行游购娱”六大要素,而是全产业的旅游化融合;旅游空间不再局限于园林和景点,形成了休闲旅游、乡村旅游、特色旅游的多元新格局。由此带来的是,旅游服务突破了传统旅游区和非旅区的二元服务结构,构建为全域一体化的服务体系。

古城旅游作为我市旅游业发展的示范区,应进一步增强“标杆”意识,积极探索实践,率先打造成国内具有产业特色、文化特色、服务特色和运营特色的全域旅游示范区,从而影响和带动全市全域旅游的整体提升和发展。

然而,在建设和发展全域旅游上还存在着诸多矛盾和问题,主要有:

1、对旅游业在苏州经济转型升级中应有的地位重视不够。旅游业对苏州经济的发展举足轻重,2016年旅游收入已突破2000亿,直接贡献率占GDP的比重为6.27%,十三五末将上升到8%。发展全域旅游,实现旅游与几乎所有产业融合发展的新模式,不仅可以直接从游客中获得高于市民平均6倍以的消费收入,更可以间接通过旅游化管理,提升整个城市的品味,软化城市气质,从而以城市软实力吸引集聚高素质创新创业人才。可以说,旅游业对当前苏州新一轮转型发展极具重要性,也是苏州创新发展的路径选择之一。然而这一重要性还没有得到充分认识和应有的重视,工业经济至上的发展惯性思维还在延续,很多旅游资源产权单位及其他产业部门对全域旅游认识不足,实体化运作的旅游委员会至今尚未成立。

2、适合游客体验式旅游的产品供给不足。苏州游游资源以古城园林水乡为代表,产权主要归属于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由于内生动力及外生压力不足,产权单位主动开发旅游产品没有积极性,导致旅游产品开发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苏州旅游,你来或不来,它就在那“的自大感。景点分散化、同质化,联动发展与错位发展严重不足。开发和打造从需求端出发的核心引领性旅游产品对于实现苏州国际文化旅游目的的地,实现全域旅游示范区的目标至关重要。

3、旅游与文化产业的融合还相当欠缺。苏州文化是雅文化、小众文化,虽魅力独特,但传播难度较大。旅游是很好的文化传播路径,但需要有适合旅游特点的、能与游客实现双向互动的和增加游客融入感、体现感的文化产品,这就需要文化走出单纯的阳春白雪,从游客的角度开发产品。然而现有文化资源都掌握在国企、事业单位手中,他们没有旅游化开发的动力,企业有动力,但手里又没有资源,导致旅游化文化产品供给严重不足。

4、服务管理仍是是苏州旅游短板。苏州旅游市场仍然存在着一日游乱象,核心游客入口处、火车站、汽车站私拉游客,黑中介黑导游现象屡禁不止,旅游纪念品次品泛滥,旅游购物陷阱不断,且这些问题似已成顽疾,长久不能根治,严重影响了苏州城市形象。旅游服务短板也严重影响了苏州旅游目的地总体目标实现。

5、旅游人才尤其是中级旅游人才队伍严重缺乏。全域旅游因其覆盖范围广,融合发展趋势明显等特征,迫切需要高素质游游人才的支撑。当前苏州在旅游人才的培育上存在短板,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且大专院校培养模式与市场需求之间存在脱钩。旅游人才缺乏是苏州发展全域旅游的另一制肘。

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创建给苏州旅游业全面提升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为此,我们要抢抓机遇,积极推进全域旅游创新的供给侧改革。

1、做好旅游业顶层设计,改革全域旅游发展的体制机制。旅游业是经济转型升级的总引擎,正如省委常委、市委周乃翔书记强调的那样“抓旅游就是抓转型升级,就是抓生态保护,就是抓城市发展,就是抓民生福祉”。建议建立“决策和协调双层分置,各部门密切协同”的旅游工作机制。决策层由党政主要领导挂帅,以领导小组形式,研究决策本地区旅游业发展的重大问题。成立实体化运作的旅游委员会,全面协调各个部门进行旅游化决策、执行与考核。重点处理好三个方面的关系:第一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负责对旅游氛围的营造、旅游市场环境的净化、旅游公共服务的完善。第二要处理好旅游部门与相关部门的关系。进一步提升旅游管理部门在资源整合、统筹协调、产业促进、监督管理、综合考核等方面的职能作用。第三要处理好典型示范与整体推进的关系。打破部门分割、行政分割等,促进旅游要素在全域范围内充分流动和优化配置,进一步释放全域旅游生产力。

2、从游客需求出发,加强旅游产品供给侧改革,着力解决旅游资源分散的问题。建立全域旅游核心区,集中展现苏式文化旅游的独特魅力。建议在现有国家级古城旅游示范区建设基础上,重点推进古城区东北部4.7平方公里平江片区启动区建设,适当延伸到观前地区,打造集景点、文化、商业、市井、人文于一体的苏式旅游核心区。具体地包括拙政园,古典私家园林的代表;博物馆,现代中式建筑文化代表,吴文化集中展示;平江路,小桥流水人家的风情体现,休闲漫步,苏式精致小资生活,个性民宿集聚;观前街,苏州老字号集中地,旅游放心购物,苏式休闲文化生活,茶文化,评弹,昆曲文化展现;东北街、西北街、皮市街、白塔的人文资源挖掘。在该区域内以“腾迁”方式,从政府直管公房和市民自愿出售出租的私房中腾出空间,开发运营一批“分散式”特色精品酒店,特色餐饮,补齐留客要素短板;拙政园的门票适当降低,采取预约制,服务游客;加大观前街整治力度,使其成为旅游购物放心一条街;优化平江路业态,鼓励旅游化文化产品在平江路展现;在核心区域内开发多个场地,多样化夜演艺产品,延长游客的旅游周期。通过核心区的打造形成全域旅游的基本标准规范。为有效协调市区两级管辖权问题,建议由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区为全域旅游示范区打造主体。在此基础上还可以进一步打造以虎丘、寒山寺、西园为核心的宗教文化全域旅游圈,以及以沧浪亭,十全街,环古城步道,水陆城门等形成的东方水城特色核心的全域旅游圈等。

3、补齐旅游短板,加强基础设施供给侧改革,着力解决旅游基础设施欠账问题。精品酒店的短缺是制约古城旅游发展的一个短板。而能够充分体现当地生活的民宿,由于其分散在当地居民中间,非常受游客欢迎。但目前将控保建筑变更为民宿在政策上仍有障碍。可以借鉴西班牙的客栈计划,对控保建筑由政府帮助改造,并进行经营指导,通过运营平台管理,保险公司投保的形式降低风险。这方面世界旅游组织也曾提出相关建议,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亦可以考虑先行启动对于直管公房进行改造成民宿的探索。古城民宿的破题将有利于提升整个城市形象,推进生活与旅游一体化建设。

 4、提升服务质量,加强旅游服务供给侧改革,着力解决旅游服务市场存在的服务质量问题。培育优质服务体系,以良驱劣,提升旅游服务供给。做好旅游服务总入口,通过政府扶持培育一批有公信力的旅游服务。对现有的苏州好行、不团定制、城市微旅行等新型旅游服务加大扶持力度,使其成为苏州旅游服务的标标。广泛组建苏州旅游服务自愿者团队,鼓励苏州市民加入到旅游服务行列中,通过活动组织,评选苏州文化旅游的宣传大使等,培养市民宣传苏州的自豪感和荣誉感。联合工商、城管等部门,对非法经营的商家在旅游核心区禁止入市营业。通过大数据监管平台,加大管理的及时性和有效性。通过金融的手段,培育和筛选出一批在市场有影响力的服务和管理机构,建议设立苏州游游产业引导基金,扶持有特色、有引领性、有影响力、有创新力的新型文化旅游服务机构和团队。

5、融合产业发展,加强旅游+特色供给侧改革,着力解决旅游特色不明显的问题。以提高产业附加值为导向的产业结构升级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在要求。引入增量的旅游市场来激活存量的闲置资源,推动旅游业与其他相关产业深度融合、相融相盛,进而创造出不同类型的旅游新产品、新业态,形成新的生产力和竞争力。文化是旅游的灵魂,也是衡量全域旅游发展质量的重要标准。苏州历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丰富深厚,文化旅游大有可为。以园林为代表的建筑文化,以昆曲为代表的戏曲文化,以苏帮菜为代表的餐饮文化,以丝绸为代表的纺织文化,以水为特色的水乡文化等可以作为文旅融合的重点,不断丰富和拓展苏州全域旅游内涵,提升苏州国际旅游目的地独特魅力和吸引力。探索鼓励事业单位员工参与旅游服务的激励机制,以及企业从事旅游文化传播服务的扶持机制。

6、建设苏州旅游学院,加强旅游人才供给侧改革,着力解决旅游人才短缺问题。建议将原苏州旅游与财经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升格为苏州旅游学院,探索“学校+景区”“教学+实践”相结合的办学模式,培养符合市场需要的专业人才。(民建苏州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