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强我市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的建议

2018-12-21 15:10

金融领域信用建设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加快推进金融领域信用体系建设,既是建立以诚信为核心的新型市场监管体系的重要举措,也是促进金融消费者守法、守信的有效手段。苏州市委、市政府历来重视金融领域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近年来根据国务院《征信业管理条例》、《关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等政策法规,苏州市相继出台多个政策文件,在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除了出台一系列“红头文件”,苏州市还高标准、高起点地建设起了以“一网两库”为代表的信用数据设施:“信用苏州”网站、个人征信系统和企业征信系统。为支持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解决信息不及时、不透明等问题,苏州市启动地方企业征信系统建设项目,并于2014年成立国资企业信用征信公司。征信系统上线后,服务苏州市范围内78家金融机构,帮助银行等金融机构解决信息更新不及时、不透明等问题。目前已经入库企业11万家,提供信用查询14万次,累计为5300余户企业授信1602亿元,对苏州金融消费者的金融消费行为进行了有力的管理。

尽管苏州市通过出台政策文件和建立征信数据库等方式对金融信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管理,但从目前苏州金融业发展的程度来看,与之配套的社会信用体系并未生成,一个突出的表现是金融领域社会信用缺乏统一规范。金融消费者骗贷、骗保,在尚未达到刑事追责标准的情况下,无法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这无疑是对金融消费者失信行为进行监管方面的一根软肋。

1.金融消费者信用奖惩机制尚不完善

近年来,苏州市推出“桂花分”作为苏州市民的信用评价体系,试图以此为基础,建立一套切实可行的信用奖惩机制,但这一措施在实践中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桂花分”的设计构想是从基本条件指标、能力指标、资产状况指标、品德指标等4个维度对个人信用进行评分,但由于能力指标和资产状况指标偏向金融领域且目前苏州市自然人信用数据库中尚无此类数据,当前的“桂花分”仅仅是以基本条件和品德两个指标来评估市民信用,不涉及对经济安全有重要影响、与公民生活有紧密联系的金融领域,评估范围过于狭窄。又如,“信用苏州网”循环公布自然人失信名单,但主要失信事实均为“交通肇事罪”,也不涉及金融等其他领域。完善的信用奖惩机制理应涵盖社会生活各方面,过于单一的评价指标无疑是这一机制不健全、不完备的表现。

2.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的社会认知度不高

从作为金融消费者的企业层面看,一些企业缺乏对自身信用风险和自律责任的充分认识,自我约束、依法经营意识不强,信用缺失对于企业的负面影响尚未得到经营者的重视。从作为金融信用监管者的政府层面看,一些基层干部认为信用监管力量微薄,不如行政处罚震慑力大,故而习惯用传统的行政审批监管方式对企业金融消费行为进行管控。从社会层面看,虽然作为金融业经营者的保险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对获取真实的企业信用数据有强烈需求,实践中类似“何某、顾某等骗保案”的案例层出不穷,但金融机构对企业信用监管制度及其能够发挥的监督作用知之甚微。

3.金融消费者信用道德建设有待加强

  法律信用机制建设与诚实守信道德建设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前者通过完善信用立法、加强信用监管的执法监督以及强化公正司法来实现,后者则倚仗于有效的思想道德建设。我国信用经济起步较晚,在社会上没有树立起“以讲信用为荣、不讲信用为耻”的信用道德评价和约束机制,加上法律上关于信用规定的不完善,对金融消费者的金融失信行为没有严厉的惩戒措施,在苏州,相当多的金融消费者普遍缺乏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信用意识和信用道德观念,利用金融行业中的信用监管漏洞,采取各种手段恶意赚取私利。

据此建议:

1.推动苏州市金融领域信用地方立法

金融领域社会信用地方立法的缺位,日益成为制约苏州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十八大以来,中央对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要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国家层面非常希望地方能够先行先试,通过地方立法来推动全国性信用立法的进程,为国家立法积累经验。国务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指出,要建立健全信用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推进信用立法工作。各地区、各部门分别根据本地区、相关行业信用体系建设的需要,制定地区或行业信用建设的规章制度。2017年6月23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社会信用条例》,这是全国较早出台的一部社会信用地方立法。当前,苏州市可以借鉴上海经验,研究制定社会信用领域甚至更有针对性的金融信用领域的法律法规,以使信用信息征集、查询、应用、互联互通、信用信息安全和主体权益保护等有法可依,使失信的金融消费者无处遁逃。

2.加强金融领域“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机制建设

 《苏州市政府办公室印发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的实施意见的通知》(苏府办〔2017〕273号)已经提出建立可行的信用奖惩机制,苏州市民“桂花分”制度也正在运行,但目前这一机制对于金融领域的消费者信用监管问题关注度不够,尚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继续开发苏州市民“桂花分”信用评价体系,扩展其评价指标的涵盖范围,与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建立信息联系,将能力、资产状况等涉及金融领域的指标纳入个人信用评分。向“桂花分”较高且市民卡已经实名认证的市民,提供更为广泛的生活便利,以助于在苏州市民中推广这一信用评价体系,营造诚信苏州的良好社会氛围。扩大“桂花分”的适用范围,从个人信用评价领域扩展到企业信用评价,对作为金融消费者的社会主体进行全面评价。强化政府监管部门、授信机构、用人单位和公共事业单位的联动作用,加大对金融失信企业、个人的联合惩罚力度。将失信企业、个人名单档案及其违法违规信息纳入工商、税务等行业和部门信用信息系统,将金融信用记录与政府补贴、工商注册登记等直接挂钩。对不良信用记录进行合法且有效的公示,设立“黑名单”,形成失信的企业难以生存发展、失信个人寸步难行的氛围,规范金融市场秩序。设立“红名单”、“绿色通道”等,对信用记录良好的企业和个人,政府有关部门在工商年检、税费管理、政府采购等方面给予必要的政策性鼓励,金融、商业和社会服务机构给予优惠或便利,逐步规范企业和个人的金融信用行为。

3.提升全社会对于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必要性的认知程度

鉴于当前苏州社会整体上对于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的必要性认识不足,很多纠纷发生的根源都是金融消费者、政府或金融机构没有认识到信用监管的重要性,因此有必要调动一切可能的因素,提升各社会主体对于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意义的认知程度。这应当作为加强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的优先工程。以苏州发生的各类金融消费者失信引起的纠纷为鲜活案例,提升企业对自身信用风险和自律责任的认识,以及企业自我约束和依法经营意识。在监管执法队伍中组织行政法专题讲座,培养和增强其法治思维,引起其对于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的重视。组织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队伍信息化应用技术培训,提高其信息化办公技术水平。疏通部门间登记注册和行政处罚信息的互联互通渠道,避免因信用信息采集标准不统一或者数据重复、交叉而影响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管效能。

4.加强苏州市金融消费者诚信道德的塑造

对于作为金融消费者的企业等法人和非法人组织,有必要加强对它们的金融信用监管,而对于作为金融消费者的公民个人,则还要考虑通过诚实守信思想道德建设的方式加以调整。要在苏州倡导诚实守信价值观,提高金融消费者信用道德素质,苏州各级政府和本地新闻媒体应当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一方面,政府部门须结合实际,选准载体,组织开展好各具特色的信用道德教育和实践活动,突出解决金融消费者信用观念淡薄等问题;另一方面,要突出新闻媒体对于金融消费者信用监督的作用。双管齐下,塑造“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金融消费诚信氛围。充分发挥群众参与作用,组织和引导志愿者深入金融服务一线,针对金融消费者开展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帮助其提高诚信意识、树立诚信观念、健全诚信行为。开展金融消费者诚信典型选树活动。

发挥新媒体作用。在全市范围内广泛深入开展诚信宣传教育活动,进一步提升市民道德素质和文明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