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解决“家庭医生”制度落地过程中几个重要问题的建议

2018-05-19 15:06

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明确“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要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

苏州在医疗改革进程中已经走在全国前面,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被认为是实现“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而“家庭医生”制度的落地,则普遍认为是实现分级诊疗制度的基础核心,是医疗改革的“最后一公里”。苏州在“家庭医生”实践中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也存在着很多不可忽视的问题,主要有:

 1、“家庭医生”叫好不叫座,认识和理解上存在偏差。调查显示,有将近一半的人没听过“家庭医生”的概念,即便剩下的一半人听过,但也概念模糊。45.3%的居民没有听过“家庭医生” ,48.4% 的居民听过但不了解,只有6.22% 的居民在小区看到过相关宣传。对“家庭医生”的服务内容,几乎100%的居民认为是医生上门服务。

2、基层医疗机构技术力量相对不足。35.5% 的居民对基层医卫机构治疗能力信心不足,26.9%的居民对全科医生的专业度和经验担忧;也就是说超过60%的居民对基层的社区医院或卫生服务站没有信心,因此导致的问题就是,无论大病小病都跑大医院,不仅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而且无形中加剧了医患之间的对立。

 3、基层医生对“家庭医生”的工作积极性普遍不高,动力不足。医疗人才尤其是医生资源紧缺一直是我国基层医疗现状的一大问题,随着居民就医观念的变化,到社区医院看病的人会越来越多。在我们调研的过程中,到社区卫生服务站看“小毛小病”的居民一直不停,咨询、开药、测血压血糖、测心率等等,社区的全科医生大多时间处于忙碌状态。家庭医生制度中最核心的两项工作是和居民签定《家庭医生服务合约》以及为居民建立、管理《居民健康档案》,按每个全科医生负责800~1200户家庭来说,平均每个家庭按3个人计算,一个医生要负责2400~3600份合约和档案以及后期健康档案的不断更新,一个医生要负责的材料内容大约在1万份以上,再加上“上门服务”作为“家庭医生”的一项内容,也势必增加基层医生的工作量。

 4、缺少与医生劳动付出相适应的激励政策。全科医生签约动机不足,最主要的一方面是大幅度增加了工作量,而收入并没有对等的提升,虽然在某些上门服务中有收费的规定(且不论收费金额是否合乎市场价值),但最终分配到医生手中的“激励”非常少;其次,全科医生害怕自己专业性不够引起医患矛盾和纠纷,很多情况下建议患者去大医院好好做一个检查;另一方面在没有信息化系统作为自己和居民之间桥梁的情况下,部分医生担心公布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太多(比如签约时公布手机电话或微信号),会在生活中带来“骚扰”。

  我们建议:

1、建议全市范围内建立使用统一的信息化平台。鉴于目前有部分区县已经开始启动本地的信息化平台开发工作,也可以保留这些信息化平台,但在市卫计委层级上建立数据交换中心,通过App、微信服务号的方式连接居民端和医生端,采用电子化签约和电子化健康档案管理,并实现双方在平台上的问诊互动。在目前中国互联网高普及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医疗App在2018年达到78%渗透率(数据来源:Analysys易观市场监测)的形势下,使用App应用来助力家庭医生的落地,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以苏州为例,每家每户的智能手机拥有量基本上在一部以上。只要家庭中有一部智能手机,安装家庭医生的居民端后,就能实现全家人员的电子化签约管理以及电子化的健康档案管理和维护。

 2、健康档案的“双线管理”,家庭医生主导和维护,居民也可以进行一些基本和明确的医疗健康信息输入和维护。健康档案是诊疗的基础核心,由家庭医生主导管理健康档案,同时允许群众自己“能参与”健康数据,这种转变不仅能减轻家庭医生的工作量,而且还能使得居民真正了解和关注自己的健康数据,从而实现对健康的自主管理,况且这个过程本身也是一个医学和健康常识普及的过程。

3、以“家庭”为单位的多子账户登录,实现家庭成员互动互助。在国内现有的家庭人口结构中,老年居民对智能手机和使用习惯决定了App的应用在老年人群中有一定的难度,而恰恰老年居民的“慢病管理”是目前家庭医生中最核心的工作内容之一。通过家庭成员互动互助,来完成家庭健康档案的建立和维护,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居民,由其子女,或者会用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伴来帮助其完成。

 4、引入“社区义工”机制,发挥社区热心居民的力量,推动和普及信息化系统在社区的应用。部分热心的老年居民是建设“和谐邻里”的重要润滑剂。他们对家庭医生的理解和认识普遍都比较高,也非常乐意帮助推广家庭医生的宣传。在App软件的使用上,他们明显比其他的老年居民使用得更多、掌握得更快,所以,这一群热心的“社区义工”,将来可以很好的帮助本社区的老年邻居安装App并指导他们如何使用。

 5、积极发挥网络、广播、电视、报纸期刊的立体宣传优势。家庭医生是家庭的“健康守门人”, 其核心是对家庭人员的健康状况进行“监护”,为家庭提供健康管理建议和医疗预诊、就诊和转诊建议。重视加强媒体信息的正确宣传,推进“卫生系统”与“社区居委会”的双线宣传、双线推动,

提高全社会对“家庭医生”的正确认识,引导全社会树立全民健康的自我管理意识。  

 6、积极培养全科医生,鼓励更多的医学院毕业生进入基层机构实践学习。积极探索如何“快速培养全科医生,合理降低规培时间,鼓励医学毕业生到基层,鼓励专科医生转全科”,逐步解决全科医生的资源紧缺问题。比如以“师带徒”的方式,鼓励医学院的学生进入基层进行学习和实践,并以实践学分的形式纳入毕业考核中。采用“酬劳对等、绩效激励”的市场化机制,提高全科医生积极性。

7、分阶段、有步骤地推进“家庭医生”工程。整合行政资源,建立卫计、人社、财政、民政等部门协作机制,从“重点刚需人群”,到“老年/慢性病患”,再到普通大众,分批次地稳步推进“家庭医生”签约与落地。(民建苏州市委)